新闻源 财富源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18-09-11 05:13

  “给一两元就可以,我给的数字保证准!”在廉江一些菜市场,随处可以听到这样的吆喝声从两边地摊传出来。这些地摊被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。所谓的摊位,只是一张纸,上面全是数字。摊主手里拿支笔在纸上一边写写画画,一边分析,向过往路人推销产品数字。他们的目标顾客是地下“六合彩”的购买者。

  “在我们这里,买卖‘六合彩’不值得大惊小怪。”3月21日,李廉(化名)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。李是土生土长的廉江人,18岁就开始学习和研究各种赌博技艺,扑克、牌九、麻将、象棋赌博,样样精通,对地下“六合彩”也“颇有研究”。李廉说,2000年左右,地下“六合彩”传入廉江,2002年前后达到高峰,“我们村约600人,最厉害的时候,有近200名村民购买地下‘六合彩’。”

  李廉说,在疯狂的时候,为参透“六合彩特码玄机图”中的玄机,他痴迷到废寝忘食的地步,经常做梦梦到一些数字。“我们村中有个村民绰号‘傻四’,沾上地下‘六合彩’后,不到三个月时间,就将家中的20万元征地款全部输掉了。”李廉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“可能觉得对不起家人,‘傻四’最终喝下甲胺磷结束了生命。”

  近两三年,当地的“六合彩”由地下走向公开,在集市和档口都有买卖。李廉认为,一些人逐渐把买“六合彩”当成一种娱乐活动。与李廉同村的李江(化名)是个老“六合彩”彩民。在输掉10多万的征地款后,他的心态逐渐趋于正常:“现在只是偶尔买点玩玩,并不想靠它发财。”

  3月23日,南方农村报记者来到廉江城北、怡心、中心、城南等菜市场,发现每个市场都有不下10个“六合彩”卖号摊位。李廉说,一般每周二、四、六开了奖后,第二天早上有人就会拿些资料到市场摆摊,以提供数字和分析的方法来赚钱。“廉江城区约十个市场和一些乡镇集市,都有这样的摊位,每个摆摊的人都说自己如何准,如果真那么准,他们早就发大财了,还来这摆摊?”李廉笑着说。

  李廉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在档口卖彩只是“小打小闹”。“还有更猛的。”他说,一些人利用网站为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平台提供链接和推广服务,互相勾结,采用“代理制”形式层层发展下线,吸纳参赌人员,形成由“管理员、大股东、股东、总代理、代理、会员”组成的金字塔形架构。

  3月22日晚,在李廉的介绍下,南方农村报记者认识了某地下“六合彩”网站会员李孝(化名)。他说,地下“六合彩”网络的金字塔架构一般至少有五层,每层都会向下一层抽水,“越往上层,抽水的比例越小,但抽到的资金越多。”

  “这个金字塔中的人员一般经熟人互相介绍,由上一级分配账号和密码在指定网站进行‘六合彩’的买卖,资金也可赊欠。”李孝说,赊欠额度随累积的信用增加,“一般情况下,关系越好,信用越高”。目前,李孝的信用额度是1万元,“按照1:40的赔率,这代表在上层眼里,我最多能欠他40万元赌资。”

  李孝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开档口收单的投注额每期一般在2万元左右,通过网络平台集中起来就变成了“大赌”,“有些网站赌资每期可达上百万。”

  南方农村报记者随后向廉江市公安局举报了暗访中发现的几个“六合彩”窝点。当地警方迅速行动,将它们端掉。

  3月25日,廉江市公安局回复南方农村报记者称,2010年以来,该局共查处各种赌博案件2836宗,刑事拘留41人,行政拘留664人,逮捕25人,治安罚款5122人。2012年1月13日,廉江市公安局摧毁了一个赌博网络体系,该次行动共出动300多名警力,分成30个工作小组,先后查获嫌疑人员54名,查扣赌博工具一批。“目前该案已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30名,逮捕19名,并冻结涉案赌资1000多万元。”廉江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他们对于地下“六合彩”这类赌博活动的打击是“坚决的、持续的”。

  为确保整治行动能够有的放矢,切实取得显著的社会效果,廉江市公安局党委还决定,将采取有力措施,不断探索建立治理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长效工作机制。

  湛江市公安局负责人则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为了有力打击地下“六合彩”,湛江市将“严厉打击涉赌犯罪”作为一项工作任务写入2012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;同时,湛江市公安局还出台规定:“凡是市公安局暗访发现的‘六合彩’窝点十五天内未被查处的,相关辖区的派出所负责人将被免职,“这比省里的问责制度更严厉。”

本篇编辑:admin